我,焚烛。
是宁雪文绑。
是倚乔粉头。
是黄少夫人。
是沙雕网友。
万事顺遂。

宁雪她爸焚烛要自闭了

【原创】晚宴,撒旦,兽之棺

-我能做的只有这些
-隐喻什么,请自己想象




我穿着缀满珍珠的美丽礼裙,

踩着心仪许久的高跟鞋,

乌黑秀发上是以少女青涩爱意制成的发饰。

我骄傲地笑着。

瞳孔中映着满天繁星。




我将要去赴我心爱之人的生日晚宴。




撒旦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尖笑。

他在车夫心底种下黑红的恶果。

恶意在温床之上破土而出。

悄然生长。




马车在我未注意时变了方向。

车轮碾压着深山的泥土,

留下暗红色的痕迹。




我求救。

未果。




藤蔓缠住我的双足将我拖入泥沼。

十指指尖在松软泥土上留下暗红痕迹。

肺部被泥浆挤压唇瓣张合吐出气泡。

泥浆进入口中顺着血管流遍全身。

——直至心脏。




泥沼内是什么?

无尽的无助与绝望吗?




我睁开双眼。

这是哪?

风声尖啸着。

这是哪??

墨蓝的天空离我远去。

这是哪???

脆弱的脊背碰触到地面而后碎裂。

这是悬崖啊。

这是,

悬崖啊……




生命的微弱烛火明灭。

我望向天边。




太阳升起来了。

黑色的。




温热血液喷洒到黑色太阳之上。

它褪去了黑色。

绽放出光芒来。




正义姗姗来迟。

评论(5)
热度(163)

© 宁雪她爸焚烛要自闭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