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焚烛。
是宁雪文绑。
是倚乔粉头。
是黄少夫人。
是沙雕网友。
万事顺遂。

宁雪她爸焚烛要自闭了

【王喻】蛛网(一)

-虽然创作这篇时确实有想过反映一些社会现状,但角色永远不会是我发声的工具
-CP向王喻,侦探paro
-原名light,更名为蛛网
- @废于函数.的点文
-tag【蛛网。】

“请你莫要问我:
莫问我的童话,莫问我的乌托邦。
就让我站立在悬崖边上。
将这最后一场,
最后一场无声的战役打响。
而后消亡。”

【First】
  
  刚下了雨,天空似是笼着一层似有非有的薄雾。从缝隙间透下几缕暖黄的光来,给喻文州的身影浅浅地镶了个边,就连时光也在此地温柔了几分。
  
  喻文州半阖了眼,深深吸了口雨后还带着青草与阳光香气的湿润空气,缓缓吐出。
  
  他从皮包中拿出振动不停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罗女士”三个大字。
  
  喻文州将手机覆在耳畔:“您好,我是喻文州。”
  
  “喻侦探您好,”罗女士的声音听起来大约三四十岁,“我是罗滢。”
  
  “我现在到了小区正门——是去您家么?”
  
  “请您上楼吧。门牌号是……”
  
  “我知道的,您告诉过我,”喻文州笑,“三号楼一单元四楼一号。”
  
  “麻烦您了。”罗滢也笑了笑,“回见?”
  
  “回见。”喻文州挂断通话,向小区内走去。
  
  平安小区的楼房是典型的老式砖房。石灰墙皮已经被经年累月的灰尘涂抹的看不清本来颜色,水泥楼梯的边缘也被走动的人磨出凹凸不平的棱角,墙角堆放着没来得及扔的垃圾——四楼一号的墙角除外。
  
  喻文州叩了叩门板。
  
  门很快就打开了。站立在门口的罗滢指了指地上的拖鞋:“这是我丈夫的,如果不介意,喻侦探可以穿这双。”
  
  “谢谢。”喻文州礼貌地笑笑——平日里就总有人说,喻文州的微笑像是有着魔力,似是那映着皓月的一潭春水,让人看一眼便不自觉地陷入。
  
  黑曜石般的双眸 。
  
  喻文州 观察着罗滢的房子。
    
  房子不大,两室一厅,最普通的住房。客厅一侧是两间卧室,厨房则在房子的南面,厨房旁是卫生间。阳台正对着厨房,偶有穿堂风从纱窗内透进来,带来雨后的丝丝凉意。卧室对面的墙上挂着一幅端端正正的毛笔字——写的是勤学苦读四个字。
  
  “那是我大女儿舒晴写的。”罗滢注意到喻文州的视线,眸光染上了一层阴翳般的悲痛,解释道。
  
  “抱歉……”
  
  罗滢摇头:“没事。”
  
  毛笔字的旁边还挂着幅铅笔画——画的大概是动漫里某个人物,梳着爆炸头,一脸坏笑地看着他们。
  
  “这又是……?”喻文州问。
  
  “这张?舒雨那个不务正业的丫头画的,”罗滢恨铁不成钢地说,“她姐姐如此优秀,每年都是全校前三,她怎么就,”她长长地叹息一声,“怎么就那么想不开啊……”
  
  “节哀。”喻文州只得如此安慰道,不忘同时骂两句自己多嘴,自己看就看了,提这个干嘛。
  
  罗滢没来得及回应她——不知是谁给她打了电话。
  
  “嗯,好。”
  
  “您上来吧。”
  
  “回见。”
  
  罗滢像是不太喜欢说话的那一类人。她头发挽了个低髻,穿着一丝不苟,连衬衫纽扣也扣到了最上方。
  
  喻文州端正地坐在沙发上,有些好奇地看向门外——是谁要来?
  
  门打开了。
  
  “您好,”
  
  男人戴着一副金丝眼镜,黑色西装恰到好处地衬出了他挺拔的身形,他向屋内的两人颔首,道,“我是私家侦探,王杰希。幸识。”

评论(5)
热度(46)

© 宁雪她爸焚烛要自闭了 | Powered by LOFTER